资讯
女性不该是影视作品中的“隐藏人物”
上传时间:2017-03-06

  女性缺席的历史,只能是“跛足”的故事;刻意隐匿和忽略占据人口半数的女性的影视作品,也只能被称之为残缺的光影。

  聚焦20世纪60年代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3位非洲裔女科学家逆袭故事的电影《隐藏人物》日前斩获第23届美国演员工会奖最佳群演大奖,并得到第89届奥斯卡金像奖的最佳电影、最佳女配角及最佳改编剧本三大奖项的提名。这部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影片,再现了一个被忽视的群体——有色人种女科学家们对于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这双重压迫的极力抗争,以及对于人类航天事业的巨大贡献,“很燃很带感”,再度激起了人们对于影视作品中女性角色设定的热议。由此,“贝氏测试”与“A名单运动”这两个关键词再次被提及。

  所谓“贝氏测试”,出自美国艺术家埃里森·贝克戴尔漫画的作品《规则》,由3条看似简单的标准构成:一是电影中必须出现至少两名女演员,而且她们必须有名字;二是这些女演员之间必须有对话;三是对话主题不能只涉及男性。2013年起,瑞典Bio Rio艺术影院经理人艾琳借鉴了这3条标准,正式发起“A名单运动”——达到3条标准的影片就能获得一个A(approved)的标记,并于2016年9月参加中国国际女性影展时将该运动带到了中国。尽管得到A标记并不足以证明这就是一部非性别歧视电影,但它还是从一个侧面给出了参考。

  根据艾琳的统计,2012年,无论是瑞典电影还是主流美国电影,80%的电影都无法通过“贝氏测试”,包括《魔戒》《阿凡达》等卖座大片。按照这个标准,不仅本届奥斯卡夺冠热门《爱乐之城》都难以幸免,《美人鱼》《盗墓笔记》《夏洛特烦恼》《港囧》等国内热播电影也纷纷中枪,更别提男人戏《湄公河行动》以及严重忽视女性的《老炮儿》。这一系列令人震惊的数据,投射出当今主流影视圈性别不平等的现状。

  长期以来,中外影视作品中的女性角色大多都以男性审美为标准来塑造,无论是西方电影中性感诱人的女主角,还是东方电影中禁欲系清纯的女一号,都同样“傻白甜”、柔弱无助、惹人怜爱,等待着被英雄拯救后冲上前去献上热吻,或者有盖世英雄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来迎娶。

  尤其是近年来,一些影视女主角形象呈现越来越少女化的趋势,更是迎合了要求女性“柔弱化”以凸显男性阳刚气概的男性审美趣味。最典型的例子是一部狂揽30多亿元票房的片子中,导演亲自选定的女一号长相甜美、气质清纯,天真无辜的表情和举止让男人们产生一种保护欲。在专栏作家侯虹斌看来,这种被称为“处女脸”的面相,意味着“温驯、乖巧、无欲无求、宜室宜家,因此也是好掌控的”。

  即便有一两个重要的女性角色,也是开了挂的超级“玛丽苏”,被男性所围绕、爱慕、宠溺,因而为同性所不容,她们要么为情所伤,黑化(指变坏)之后展开报复,虽然通过男性的助攻一统天下,却始终因为得不到心爱的男人而黯然神伤;要么对身处困厄的男主角不离不弃,认定“你就是我的天”,甚至不惜献出性命来成全对方,“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前者以《甄嬛传》中的甄嬛为代表,后者可参见《孤芳不自赏》中的白娉婷。

  总之,在角色设定上,很多时候,女性充其量只是男性的陪衬、解救的目标和欲望对象,当当“壁花”,打打酱油,靠男人得江山、陪男人坐江山。她们可以是恋人、妻子、女儿、母亲,唯独不是她们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中老年女演员戏路也越走越窄。

  不只目之所见,相关数据也直观地表明了女性在影视行业中的地位。由美国著名女演员吉娜·戴维斯建立的媒体中的性别研究所,统计了包括中国在内的15个国家3年以来的所有电影。结果显示,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仅占12%。有台词的电影角色七成是男性,三成是女性。有工作的角色,八成是男性,两成是女性。后两个数据从1940年至今,70余年来毫无改变。

  而关于2016年好莱坞十大卖座大片的最新统计数据也同样令人失望。尽管其中出现了诸如《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中的琴·厄索这样充满活力的女性角色,但女演员的台词只占27%。最讽刺的是,唯一一部做到了男女平等的影片竟然是动画片《海底总动员2:多莉去哪儿》。

  这极不公平。回溯历史长河,女性与男性同是社会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创造者, 同是人类进步的推动者,她们活跃在政治、经济、科技、军事、医学、文化、艺术等领域,贡献卓越。女性不该是影视作品中的“隐藏人物”,她们应该被书写、被记录、被展现。女性缺席的历史,只能是“跛足”的故事;刻意隐匿和忽略占据人口半数的女性的影视作品,也只能被称之为残缺的光影。

  固然,影视作品确实拥有影响大众的力量,但是反过来大众也有力量影响影视作品。调查数据显示,在1990年到2013年发行的1615部电影中,与其他电影相比,通过“贝氏测试”的电影是实实在在的“低投入,高产出”:不仅成本低了35%左右,而且在同样投入1美元的条件下能多赚0.23美元。原因在于,女性已成为电影的主流消费者,她们愿意看到女性角色,同时以女性为主角的电影制作成本更低。

  由此可见,女性在影视作品中与男性平起平坐,不只是政治正确的需要,也是追求利润的需要。对于性别不平等的作品,广大女性自然会用脚投票。就连最擅长编造“王子救公主”戏码的影视巨头迪士尼公司,都要靠为女孩树立榜样的姐妹故事《冰雪奇缘》才能从低谷中翻身,影视从业者你们还假装看不见吗?

  (来源:中国妇女报)